• 周二. 7月 23rd, 2024

百姓法治自助网

老百姓自助的法治网站

王金山:山东省烟台莱阳市涉嫌政法不作为乱作为天平难公正

6月 17, 2024

烟台莱阳:法院枉法裁判 徇私枉法

     本网于2023年7月13日以“黑幕 黑心 黑霸 黑帮 黑策 黑手 黑伞‘柒黑’不羁 焉能民安?”为题,报道了山东烟台嘉兴机械配件有限公司经理王金山反映的莱阳市城厢街道办事处姚格庄村党支部书记、烟台市人大代表柳喜彬在经济纠纷案件中涉黑问题。据了解,此案烟台市、莱阳市两级人民法院置若罔闻,不予纠错,至今尚未处理。多次向政府有关单位反映无果。当地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在管理、审理中表现出不作为、乱作为。

      柒黑蔽日  难见朗空

     烟台嘉兴公司经理王金山在莱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并2014年6月份取得土地使用证,并托烟台瑞丰机械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王瑞杰办理。王瑞杰与王金山约定按建筑面积计算总价款由王金山付给王瑞杰,工程施工及相关手续由王瑞杰安排完成。王瑞杰以实际控制的烟台广煜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下称烟台广煜公司)与柳喜彬实际控制的莱阳市广厦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莱阳广厦公司)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后,柳喜彬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办公楼只完成了主体工程,车间基础只完成柱基及砖彻体工程。由于未能按期完成工程施工,烟台嘉兴公司与烟台瑞丰机械有限公司(王瑞杰实际控制)、莱阳广厦公司(柳喜彬实际控制),三方签订了《关于烟台广煜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办公楼工程及1#至4#车间工程施工未完工程及后续费用支付明细》,按照三方确认的未完工项目继续施工。三方协议签订后,莱阳广厦公司一直没有进行施工,在烟台嘉兴公司多次催促后,莱阳广厦公司又提出建设单位烟台嘉兴公司必须先支付200.00万元才能施工,王金山拒绝对方的无理要求,并坚持按照合同及三方约定履行。约定施工期限到期后柳喜彬一直不施工,为了及时止损,王金山安排人员进场对未完工程进行施工,柳喜彬恼羞成怒,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到嘉兴机械配件公司建设工地采取停水、断电等卑劣手段,阻止施工,又安排人用建筑围挡将烟台嘉兴公司建设工地大门进行封堵,王金山多次报警后,莱阳市公安局以经济纠纷为由置不受理,使柳喜彬不法气焰更加嚣张。柳喜彬指使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开车到嘉兴机械配件公司,将大门封堵不允许施工人员进出,王金山报警,当地派出所出警后以有纠纷为由置之不理,怂恿违法行为。柳喜彬通过关系找莱阳市建设主管部门和行政执法部门,均以烟台嘉兴公司工程没有开工报告为由,责令停工,查封工地设备。烟台嘉兴公司重新办理开工报告,建设主管部门不予办理,要求必须有法院判决。当烟台嘉兴公司经理王金山拿着法院判决书去建设主管部门办理开工报告时,负责人王明杰继续刁难,明确表示不能办。

      法不公平  官司难赢

     柳喜彬肆无忌惮的阻挠烟台嘉兴公司自行组织的施工,还以其实际控制的莱阳广厦公司起诉烟台嘉兴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工程款及利息600万元。莱阳广厦公司在三方协议签订后一直没有施工,莱阳广厦公司的诉求毫无依据。而莱阳市人民法院却以三方协议约定的未完工程是新增工程为由,判决烟台嘉兴公司支付工程款230万元。三方协议标题写明,“办公楼及车间施工未完工程”理应是原合同中包含的工程项目,在原合同中没有施工的部分。而三方重新约定的补充协议,而柳喜彬断章取意歪曲事实,硬说是新增工程,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竟然得到莱阳市人民法院的支持,而烟台嘉兴公司的答辩和证据莱阳市人民法院一概不理。根据烟台嘉兴公司与莱阳广厦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6条的规定,新增工程应当由双方签证,但是没有。莱阳广厦公司也认可,烟台嘉兴公司没有甩项。说明三方协议中所列项目包含在莱阳广厦公司应施工范围,莱阳广厦公司没有施工主张该部分工程款没有任何依据。烟台嘉兴公司上诉到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后,主审法官也注意到以上问题,但是在个别领导人的主导下,烟台市中级法院也没有能够维持正义,错误的维持了一审判决。

       莱阳市人民法院和烟台市中级人民院审理过程中存在瑕疵,与柳喜彬事前散布的狂妄言行共出一辙。法院判决所依据广厦公司提交的两个预算书涉嫌造假。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后,烟台嘉兴公司方律师调取了莱阳市规划设计院的烟台广煜公司领取设计图纸的记录。通常情况下,工程预算应后置于设计图纸,预算书是依据图纸设计内容出具,而莱阳广厦公司在无设计图纸的情况下,提前2个月就已经先行作出了预算,显然与常理不符。另外该预算书仅封皮上有单位的公章没有骑缝章,内容没有盖章,明显造假。烟台嘉兴公司对此预算书真伪向法院申请进行鉴定,但法院在不给任何说明是否支持烟台嘉兴公司方申请鉴定的情况下,即将该预算书作为结算的依据,明显偏坦莱阳广厦公司。

      此案原判决认定事实的关健证据是未经质证的。在莱阳市法院一审庭审判决后,烟台嘉兴公司律师上诉阅卷时发现,广厦公司在庭审后又向法院提交了自已制作的水电暖安装工程预算书(预算书没有广煜公司及烟台嘉兴公司的印章签字)和单方委托的第三方会计公司出具的连鉴定时间都没有的鉴定书,该水电暖安装工程预算书和第三方的鉴定书,在一、二审法院审理过程中,法庭均末经过申请人质证即被二审法院作为判决扣除水电费用的依据,从而将水电暖的工程款项约45万元从中扣除,明显是违反了法院审理案件的证据规则,严重的程序违法。

      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车间工程合同中采取的是包工包料、价款一次性议定的固定价款承包方式,图纸设计的所有土建工程,均应由广厦公司施工。庭审中,广厦公司对此表示认可,即土建包工包料。因此该案中车间的工程无预算书约定,而法院却在判决中依据预算书扣除车间中的部分项目,断章取意按预算书所列项目施工项给演绎成新增项目,这种裁决是没有综合合同的其它约定和合同的真实意图。未完工程应关联原合同、图纸、补充协议综合考量,而不是断章取意,恣意枉判。

     官官相护  抱团懒政

      柳喜彬利用掌控的公司,豢养了一批社会上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闲散人员作为打手,实施恫吓、围堵、打砸、行贿、造假等一系列非法活动,因有“后台”支撑,一直没有法办。

      一是,柳喜彬以与烟台嘉兴公司欠款为由,多次釆取堆门、围攻、驱赶施工人员的非法手段,致使项目六年不能进行施工建没,烟台嘉兴公司先后多次到政府上访和向公安报警也未能阻止其非法行为。二是,利用莱阳市委政法委书记李某伟的关系向市不动产局施压,长时间不给烟台嘉兴公司办理新建厂房的房产证;并虚构烟台嘉兴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等为借囗,指使莱阳市建设局勒令烟台嘉兴公司停止施工。三是,行贿犯罪。柳喜彬向原莱阳市委政法委书记于宏伟行贿15万元人民币,但是柳喜彬并没有被追究行贿的刑事责任,也没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仍然担任姚格庄村党支部书记和烟台市人大代表职务。四是,虚假诉讼。柳喜彬实际控制的烟台新兴置业有限公司起诉柳喜彬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共计15起案件均系调解结案,柳喜彬用自己告自己的行为,掩盖其实际控制的烟台新兴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莱阳市阳光都市小区一房多卖等违法违规行为,致使该小区很多至今未能办理房产手续,山东电视台问政栏目曾对此进行采访和报道,但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五是,柳喜彬在其实际控制的公司开发莱阳市华达地毯厂地块时,伙同他人以伪造手续提起大量的劳动争议诉讼,涉及共计200余起案件,其中80%是假的,造成职工的合法权利得不到维护,发生了上百名工人围堵市法院要求维权的情况。为此,烟台嘉兴公司经理王金山多次向中共烟台市纪委监委、中共山东省纪委、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中纪委举报柳喜彬涉嫌黑社会组织,寻衅滋事、毁坏林木、损毁土地、偷税漏税、骗取资金、行贿犯罪、虚假诉讼、敲诈勒索等违法行为,一直没有得到回复。2020年8月,莱阳市公安局给王金山的答复是柳喜彬的所有行为均不构成犯罪。

      幕后勾联  法理不容

     柳喜彬涉嫌黑社会组织性质犯罪事实在莱阳人所共知,在烟台市人大代表“护身符”保护下,柳喜彬胆大妄为,从不把党纪国法放在眼中,将公权力当做谋取私利的工具。作为姚格庄村党支部书记以及若干个企业法人代表,却做着与其身份不符的恶劣勾当及不法行为。

      一是,欺骗组织,作为党员、基层干部,隐瞒个人亲属移民及个人经营企业事项。柳喜彬的老婆孩子早已移居国外,柳喜彬不如实向组织说明,仍然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村长、市人大代表。二是,柳喜彬本人使用了两个不同的名字:柳喜彬和柳喜明的身份,并分别在不同场合使用,在村竞选村支书时,使用柳喜明,跟烟台嘉兴公司签定合同也使用柳喜明,而在烟台市人大代表的政治身份上却使用身份证上的柳喜彬。三是,向上级组织隐瞒个人开办企业情况,柳喜彬拥有名下和实际控制的十几个公司,实施各种违法行为。四是,非法毁坏林木、损毁土地、非法施工。柳喜彬利用担任姚格庄村书记的便利条件,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在莱阳市森林公园保护区内非法施工,破坏绿化树木,非法占有土地100余亩,虽经群众多次举报,但在保护伞的操作后,先是编造了一个修铁路做料场的幌子,以应对群众的举报,达到糊弄上级的目的。莱阳市资源资源和规划局李某伟等人为了彻底改变土地用途,达到柳喜彬等人的非法目的,在涉访的土地上大肆建设方舱医院,背后的利益链条成为莱阳市民热议的话题。五是,偷税漏税。柳喜彬在其实际控制的公司中原来占有较大数额的股份,后来柳喜彬分别以几百甚至上千万元价格,将股份转让给他人,但没有缴纳应缴税款。在烟台志合食品有限公司的股份转让过程中,柳喜彬利用其代理人以貌似合法的形式偷税漏税。柳喜彬还利用其实际控制的烟台新兴置业有限公司、莱阳市广厦建筑有广厦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在房地产开发、承揽建筑工程工程中,利用阴阳合同、编造虚假账目等手段大肆偷漏税款。六是,伪造手续骗取国家旧城改造资金。柳喜彬利用实际控制的烟台新兴置业有限公司,在开发莱阳市御龙山小区项目时,与相关人员相互勾联,伪造手续骗取国家资金,骗取国家旧城改造的优惠政策。七是,柳喜彬在以实际控制的公司开发莱阳市华达地毯厂地块建设“梨乡风情小区”过程中,土地手续不全,有关单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小区主体工程已结束。以上问题,烟台嘉兴公司经理王金山曾多次举报、报案,莱阳市公安局马山路派出所刘所长告知王金山,已将其反映的偷税漏税和行贿问题分别移交给税务、纪委,毁坏林木和土地问题让王金山找自然资源局,其他问题都不成立。在莱阳查柳喜彬问题相关部门不担责、不负责,除了扯皮,互相推诿,没人敢管,无人敢问。           

       枉法裁判  徇私枉法

      2023年6月嘉兴公司将广厦公司以赔偿损失为由诉至莱阳市法院,案号(2023)鲁0682民初6722。但是在李少伟和盖松鹏的干预下,莱阳法院对于同样是两个公司但是原、被告相反的两个案子却作出了不同的处理态度。该案在嘉兴公司起诉前即申请法院进行诉前保全,莱阳法院不予准许。在立案后嘉兴公司于2024年1月8日又书面申请对广厦公司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法院又不准许;审理过程中,嘉兴公司提出对于嘉兴公司主张的损失进行鉴定申请,在双方已选定了鉴定机构的情况下,审判员又不进行鉴定;2024年6月5日开庭时广厦公司将上一个案子中提交的假合同又提交给了法庭,主张我们的合同不是真实的,但是在嘉兴公司告知法庭:广厦公司手中的合同在(2020)鲁0682民初2677号解除施工合同一案时已被确认是假合同后,却仍然要求我方对于广厦公司手中的合同进行真伪鉴定,这明显是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是明显偏袒对方;另外,最高院关于立案预交诉讼费时只要求当事人预交标的额一半的费用,但是法庭为了为难我方在刚刚庭审的开始阶段,审判员就要求补交全诉讼费,这明显是故意刁难。对于上述法院不正常的行为和做法,该案的审判人员声称,该案所有的事情和做法,都由院里决定,而这充分说明了盖松鹏插手案件的事实。

       王金山坚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最终不会缺席,柳喜彬及其背后势力,事实真相终究会被查明。

       百姓企盼   政法清明

      柳喜彬作为烟台市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本该体现一定的政治水准,遵纪守法,严于律己,他却把权力用在践踏党纪,破坏法治,危害社会上。其行为败坏了党员基层干部形象,破坏了亲清政商关系,污染了人大代表神圣职责。依势“人大代表”讹诈当成他的杀手锏,把“借伞疵法”当成他的黑手段,把“践踏法治”当成他的恶本质。烟台、莱阳党政机关、司法部门理应为政清廉,依法办事,但事与愿违。作为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党政、司法机关要勇于承担责任,敢于打黑破伞,构建亲清常在、清气长存、清风正节的新型政商关系,有效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权利,增强民营企业家的安全感,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经营权,为民营经济发展营建良好的法治环境,依法保障民营企业诉讼权,创造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良好生态。

      本网将继续关注此案进展情况。

    (颐正 光明 法维 群言)

王金山法律责任承诺书

附:相关图文材料

烟台嘉兴机械配件公司厂区变成“莱阳味道美食音乐文化产业园”

莱阳地方政府部门有关文件

项目预算审核说明
                   
          协议书

结账协议书

未完工工程清单

莱阳地方政府部门有关文件

有关部门沟通函        

      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不受理信访告知书

莱阳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