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7月 23rd, 2024

百姓法治自助网

老百姓自助的法治网站

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兄妹反目为仇,小妹一家惨遭毒打

6月 27, 2024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的一首七步诗道尽了兄弟之间的血肉亲情,也说尽了因利忘义导致手足相残的悲哀;近日,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发生的一件事让社会触目惊心,也揭露了在家庭利益的驱动下人性变得多么丑恶。
受害人的家庭情况
       周改香,女,汉族,出生于1974年2月,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广平镇北贺庄村民,和我们从影视作品中了解的妇女形象一样,周改香孝顺父母、疼爱子女,一辈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操持着自己的家庭,与长兄姐妹之间相处的也算融洽,可就是这样一位平凡的农妇却被长兄姐姐逼的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周改香一家共有兄妹七人,即便是在当时那个年代也属于是大家庭了,父母含辛茹苦的将兄妹七人拉扯大,盼望着儿女长大后能互相扶持,可惜天不遂人愿,兄妹几人因利益纠纷闹得分崩离析、反目成仇。
      周改香兄妹七人中周改香年龄最小,由于大哥常年在外工作,无暇照顾家中二老,几位姐姐也都已婚配,家庭的重担就落到了周改香的肩上,周改香每天起早贪黑的操持着家中的一切,细心的照料着父母的生活,繁重的生活时常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老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最后在家人的共同商议下,决定招一个养老女婿,一来解决了二老的养老问题,二来也能缓解周改香的生活负担,就这样周改香与丈夫结识了。
      1997年,周改香与丈夫结婚了,婚后周改香与丈夫育有二子,上有年迈的父母体弱多病,下有未成年的稚子嗷嗷待哺,生活更加难捱,她不得不更加努力用心的经营自己的家庭,经年累月的操劳之后,幼子终于长大成人,周改香也终于能喘口气歇一歇,可就在日子渐渐有了起色的之时,噩耗传来,2006年,最疼爱自己的父亲病情突然恶化,不久便撒手人寰,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周改香还没从父亲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殊不知一场血淋淋的惨剧又将在她家中上演。
老父亲尸骨未寒,亲姐姐就霸占我的家产
      2008年,周改香的四姐周廷香找上门来,语气强硬的要求周改香净身出户,面对这突如其来又毫无道理的要求,周改香一头雾水,四姐周廷香家境殷实姐妹平日的相处也算和睦,怎么突然之间性情大变还要将自己扫地出门外呢?这还得从一块土地说起,早些年周改香与父母买下了一块七分多的土地,也就是现在周改香居住的养鸡房的位置,其中大部分资金由周改香支付,2000年周改香个人出资在这片土地上修建了一座养鸡房,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几年后,随着广平县城市规划发展,养鸡房所处的位置修建了一条主干道,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养鸡房周边陆陆续续出现几家商户,这不起眼小旮栏一下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而周改香一家的噩梦也从此开始。
      周廷香先是自行上门讨要,被拒绝后,周廷香就伙同其大哥周江树,(原河北省检察院副处长)想方设法鼓动其他几位姐姐一起上门闹事,先是言语辱骂,争执不过就开始拳打脚踢围殴周改香及其家人,对方人多势众,周改香无力抵抗只得报警求助,而每每这时候,周廷香就请家中的老母亲出来以家务事为由劝退警方,最终周改香一家实在无法忍受这隔三差五的辱骂殴打,2016年5月,周改香万般无奈之下搬离家中,一家四口栖居在自家养鸡房勉强度日,可即便如此,周改香仍是不得安生,几位姐姐伙同子女时常来自家鸡房找事,言语辱骂之粗俗不堪入耳,周改香浑身伤痕都是拜几位姐姐所赐。
为达目的誓不罢休,亲姐姐手段齐出,受害人无力应对
     周改香自问从未愧对过兄长、姐姐半分,父亲常年卧床养病,十几年来周改香鞍前马后服侍榻前,所有医疗生活开销都由周改香负责,就连父亲去世的丧葬费也是周改香一人承担,众兄妹从未过问分毫,可周改香的善良换来不是兄弟姐妹的感恩,而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周廷香为达成侵占妹妹财产的目的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先是在周改香不知情的情况下,联合北贺庄村原村书记私自将周改香的户口迁出,并将周改香儿子周培聪的户口迁至周改香叔伯哥哥周运井的名下,周改香对此毫不知情,直至为其子办理上学手续时,周改香才知道户口已被别人迁走,而周运井也不知道周培聪的户口何时落到了自己家。
     事后周廷香便以周改香的户口不在此地为由,拒绝周改香享有其家庭财产,其次,周廷香竟指使当地神汉诱骗周改香丈夫,肆意败坏周改香名声,挑拨家庭关系,好在夫妻俩厮守多年彼此信任,周廷香的阴谋未达成。
      为了早日实现霸占周改香家庭财产的目的,周廷香不断唆使其母杨爱云上门辱骂,隔三差五还上门殴打,周改香年幼的儿子吓得爬在床底下不敢出来,丈夫遭受严重精神创伤需服大量镇静药才能入睡,周改香一家实在不堪其扰,举家搬移到养鸡房住下,这一住就是8年。
     几次讨要无果后,周改香母亲杨爱云在几位姐姐的教唆下2019年,杨爱云一纸诉状将周改香告到广平县人民法院,后经过法院调查审理做出判决,判决书清晰的记录了周改香现居住的养鸡房所在土地为周改香及其父母的联产承包地,与他人无任何关系。
     本以为拿着法院的判决,自己终于能过两天安生日子了,不曾想更大的麻烦接踵而来,2024年6月24日,周改香家的大门被人以暴力破开,六七个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闯入周改香家中,他们自称是广平县城关镇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他们以周改香在耕地上违规建房为由,要求强制拆除周改香的养鸡房,随后不顾周改香的阻拦,先是将周改香家中的电源和监控摄像头切断,紧接着几人就以锁喉、擒拿等野蛮手段控制周改香的人身自由,一名工作人员名叫:崔晓辉趁机驾驶勾机将周改香的养鸡房拆为一片废墟,政府部门依法行政拆除违建固然是合理的,但是距周改香养鸡房不足一里的周廷香家正在耕地上修建的三层小洋楼却无人问津,周改香也曾向当地政府部门举报反馈,但始终无人理会。
      何为亲人何为家
      我们常说家庭是温暖的港湾,可周改香的港湾却充斥着冰冷刺骨的寒风,周改香的遭遇属实让人同情,即便是陌路之人也断然做不出如此狠决之事,更何况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妹。
     天理昭昭、人心灼灼,在法律的条文下任何黑暗污垢都将无所遁形,相信在当地政府强有力的执法下,周改香一家能很快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不法分子也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当事人实名举报

广平县广坪镇行政执法人员现场

广平县广平镇行政执法人员现场

广平县广坪镇行政执法人员现场

被拆除的养鸡房

被拆除的养鸡房